本会动态

文章详情页
妙趣横生 揭示围棋鲜为人知的隐秘
发布时间:2019-06-12 11:13:01来源:神人棋牌-正规现金手机棋牌游戏-送救济金3元的棋牌游戏点击:8

  从诗词平仄说到围棋的节奏,从围棋的节奏说到二战的胜负关键,又从清代的两位顶级棋手说开去,破解被误读了数百年的“立二拆三”“立三拆四”,更揭示了四年前人机大战一段鲜有人注意到的隐秘细节。这就是围棋名嘴王元八段,昨天在成都博物馆举行的2019年第二期“锦观·棋城讲坛”,为成都观众和棋友们带来的一堂妙趣横生的围棋文化讲座——“围棋局中局——从未公开过的古今纹枰故事”。

  局中平仄 诗词与围棋是相通的

  本期“锦观·棋城讲坛”,王元从诗词的平仄切入。四年前,由于身体抱恙,王元在家的时间多了,这个时期,他开始学习诗词,在他看来,诗词的平仄与围棋的节奏感是相通的。王元还引用了杜甫的千古绝句,“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来讲述古诗词里这种优美的韵律,在场的许多小棋童都不禁露出心领神会的表情。正如诗词平仄,围棋盘上也充满了这样的“节奏感”。大局之“地势平衡”,即为变相“节奏感”。而“脱先”“停顿”则与“平仄”神韵相通。甚至王元还举到了象棋的例子,“蒋全胜大师曾教过我,象棋里有一种下法叫停着,也叫等着,一停顿,对方就输了。真的是非常有意思的‘停顿’。”

  而由这样“停顿”的思路,王元展示了自己博览群书、勤于思考的优点,他向现场观众推荐了丘吉尔所著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大胆提出了二战时期,德军如果不是过于快速“闪电战”,而是在攻陷法国之前“停顿”一下,等一等,那么,很有可能不会是后来的局面。“那样很有可能出现英国举国援救法国,从而将自己拖入泥潭。二战或许就会是另一个结局了。”而德军围攻苏联之举,王元认为暗合棋理“弱棋不攻”,“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没想到会下起大雪,德军被冻得一塌糊涂,从而被解围。”王元的侃侃而谈让现场的棋友和小棋童们听得入神。

  翻遍古代棋书 破解数百年误读

  清代两位围棋名家施襄夏与范西屏,被后人称为“清中二圣”。王元认为:“他们的棋艺境界,今人并未达到。正如李杜苏辛的诗词,今人没有比肩之作。”他甚至感叹了一句,在两位棋手生活的年代,出一本棋书依然很艰难,而这个年代西方已经新闻业很发达了。而在这样的时代,施襄夏写出了《弈理指归》这部围棋巨著,而因为有人表示看不懂,他又写了《弈理指归》的续篇。范西屏则著有《桃花泉弈谱》,这几本古代棋经由成都的蜀蓉棋艺出版社,也就是现在的时代出版社出版。施襄夏的“凡遇要法总决”中,有“攻虚宜紧紧宜宽”之枰上金句。这句前面则是“立二拆三三拆四”,这是非常符合平仄韵律的一副围棋名联。不过心细的王元却发现在古代座子棋的时代,是不可能有“立二拆三”这种下法的,更不用说“立三拆四”了。那么这个句子又是怎么来的呢?

  抱着这样的疑惑,王元翻遍古代棋书。发现这个句子出自《敦煌棋经》,这是唐五代时期的作品,原件保存在大英博物馆。而王元去英国的时候还特地去了大英博物馆,专程去寻访真相。原来,《敦煌棋经》中有这么一段:“在局常行,竖一拆一,竖二拆三,竖三拆四,竖四拆五,即得不断”。那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其实,《敦煌棋经》里说的其实并不是围棋,而是另一种棋类游戏“常行”,唐代晚期著名诗人温庭筠有诗云:“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是一首合了许多谐音的爱情诗,而长行则通常行,“竖二拆三”发展至“立二拆三”,这只是以讹传讹的巧合。有意思的是,明天是“5·20”,王元风趣地表示:“不要送巧克力了,送骰子更浪漫。因为‘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台下一片笑声。而为了向“立二拆三三拆四,攻虚宜紧紧宜宽”这个名句致敬,王元还奉上了自己作的一首七律,名为《敬一言》:步后方能观动静,脱先每助释谜团。筋形标识即离度,价值隐存回合端。化境至无无至有,攻虚宜紧紧宜宽。劫将胜算寄材数,弃把悬疑变简单。获得热烈掌声。

  围棋是人工智能试错演进的最好平台

  对于围棋人工智能,有自己独立思考的王元八段一直的观点是:综合水准超过今天的围棋高手,尚未具备“思想”“境界”,错棋不少。“我的观点还是过段时间再看吧。”这也就是他自己作的诗里面那句“脱先每助释谜团”,现在解不开的谜留给时间、留给后人。而可以揭示的,他则为台下的观众做了妙趣横生、水到渠成的揭秘。

  他讲的是2016年3月9日开始的李世石与谷歌的AlphaGo人机大战中鲜为人知的秘闻。然而和他讲座开始前卖关子一样,这个故事他同样引而不发,先是在电子显示屏上展示了李世石在人机大战中坐在棋盘前埋头苦思的样子,他要求大家都注意观察棋手的坐姿,人的身体与棋盘棋子之间的关系、距离。然后他再重新展示了李世石与AlphaGo那张对弈图,问台下的观众有何发现。之后他侃侃讲述起了当年那场轰动世界的人机大战往事。“2015年10月,谷歌收购了DeepMind,之后赢了樊晖。而在12月选了一个良辰吉日,公布了此事,谷歌股价应声涨了4%。”王元认为,“我认为这样富可敌国的公司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是处心积虑的。”王元表示,他后来去了韩国棋院打听,“当时人机大战的赛场是谷歌布置的,还是韩国棋院布置的?”而得到的答案是,“除了棋盘棋子是韩国棋院提供,赛场其余的一切布置都来自谷歌。”而这个时候,王元揭示了自己展示那一系列图片的目的所在,李世石与AlphaGo的对局,棋桌非常高,李世石的坐姿很局促,“正常下棋,人一定要俯视棋盘,才能居高临下,才能统揽全局,才能成竹在胸。”而后面的话,他不说了,“我们要留有余味”。而对自己此番对照片的解读,他用了一个著名的典故“莫须有”,并采用了三个意义“也许有,也许没有;难道没有吗?和不需要有”的最后一个意义,“不需要有(理由)。”

  而最后,王元坦陈了自己对人工智能的观点:人工智能是伟大的。今天的人类棋手,暂时无力成为人工智能的陪练,这不是人工智能事业所需要的正能量。我国将成为人工智能方面的第一大国。围棋,是人工智能试错演进的最好平台。

  记者 赵婷 陈浩